艾米爾

什麼都吃無節操的未知生物,有aph入坑成腐女,最後變成什麼都吃的未知生命(?)
現在unlight,夢100,刀劍亂舞,undertale打滾
喜歡太郎太刀和所有的刀刀們。

現在入了fgo坑,伯爵好蘇

歸來

這邊文章說阿撒茲勒跟女指揮使的文

新主線來自地獄的天使後續

火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那天之後阿撒茲勒總算回來了

我順著脖子上印記

印記是我與阿撒茲勒的聯繫

順著這個契約證明我來到了這邊

看到了屬於我的惡魔,阿撒茲勒

他的樣貌還是跟當初一樣,看來……

「應該說你是我的,我親愛的契約者」黑髮的惡魔朝我走過來

「你又讀了我的心啊…」

我看了看眼前的男人,還是說男惡魔……?

恩沒有什麼實感,於是我捏了他的臉頰

「我們屬於彼此這樣說比較好對不對?」

我輕輕笑了終於見到他了

「滿意了嗎? 我的契約者」

他抓住了我伸出的手

我把另一手也伸出

雙手捧著惡魔的臉

我們眼神對望

「阿撒茲勒.....」

我停一下又繼續說

「上我吧!」

說完我一些不好意思的把頭轉過去,雖然很想要他但是還是會害羞。

阿撒茲勒把我的頭轉回來,讓我直視他紅色的眼睛。

「你還是一樣直接呢」

他的將我的頭髮梳到耳後

「我的契約者」

他的靠在我的耳朵旁邊,輕聲說

「嗯……」吹過耳邊的氣息讓我抖了一下,好舒服的感覺啊

我想要他,我想要阿撒茲勒狠狠的上我

「我想也呢」阿撒茲勒將我抱起來,他張開翅膀

回到房間後,我們激勵的吻在一起。

我環抱他的肩膀,他直接扣住我的腰

雖然我沒有這麼激烈親吻的經驗,但我很配合他對動作,我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應該說阿撒茲勒的舌頭想入侵我的口腔,我有點驚嚇的抵抗他的入侵,而且我也不想一開始就輸給他。

我倔強的抵抗卻讓我身體無力,就算只是舌頭交纏也令人沉醉。

我放棄抵抗,任由對方的舌頭調戲我的口腔。

「嗚…嗚…」我想說什麼卻只能發出一些細碎的聲音。

「已經不行了嗎?」

阿撒茲勒離開我的唇,看這癱軟的我。

「雖然敢跟我定下契約但畢竟還是孩子呢」

「你!」他在挑釁,他絕對在挑釁我

「如何?害怕的話可以就此停下來」

他笑笑的將無力的我壓在床上

「我不會強迫你的,全看你的意願」

他又在我耳邊輕聲細語

明明說不好強迫人,卻一直在挑起我的慾望

他的黑髮拂過我的臉頰,說話時的氣息吹到我的耳朵跟脖子。

他的手指在我的肚臍位置畫圈,在慢慢滑到腰

阿撒茲勒在脖子給我一個吻

「你說不會強迫我可是你正在做什麼?」

「你答應但也沒拒絕」

嗚…他摸的地方確實不是什麼,可是這些動作太犯規了

「哼,我什麼時候說要拒絕了!」我大喊

「我說了,我要你上我」

我狠狠的扯開自己的襯衫,希望扣子不會壞

我露出我的身體表示誠意

阿撒茲勒笑了笑

「遵命,我親愛的契約者」

感覺他很滿意我的反應。

汙____汙______汙________汙__________汙

剩下的就在看看

怕翻車就先不放

喜歡的話歡迎留言,我好奇知道太太們的想法!

看完新主線我就變成這樣了
有人要一起吸阿撒茲勒嗎

覺得殘酷天使這首歌好適合這次的達爾維拉新主線

https://m.moegirl.org/zh-tw/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


「如果說我們兩人的相逢,有某種意義


那麼我就是那本這樣了解「自由」的聖經」

這段讓我想到指揮使跟阿撒茲勒的相遇


然後開頭那句「 就像那殘酷的天使,少年啊,成為神話吧」

指誰大家都知道吧


「不過總有一天會發覺,就在你背上


有那為了前往遙遠未來而生的羽翼」

可以對應那張cg啊QQ


還有這句「若以那迸發的熾熱之情,連回憶也一同背叛」


哇,太適合啦


下面完整歌詞

翻譯從萌娘找的


残酷ざんこくな天使てんしのように 少年しょうねんよ神話しんわになれ

就像那殘酷的天使,少年啊,成為神話吧


蒼あおい風かぜがいま 胸むねのドアを叩たたいても

在此刻、蒼藍的風,輕輕敲擊著我的心

私わたしだけをただ見みつめて 微笑ほほえんでるあなた

但你只凝視我,對我微笑

そっとふれるもの もとめることに夢中むちゅうで

指尖的輕觸,為之執著,為之痴狂

運命うんめいさえまだ知しらない いたいけな瞳ひとみ

連那命運也未曾謀面的,稚嫩雙眸


だけどいつか気付きづくでしょう その背中せなかには

不過總有一天會發覺,就在你背上

遥はるか未来みらいめざすための羽根はねがあること

有那為了前往遙遠未來而生的羽翼


残酷ざんこくな天使てんしのテーゼ 窓まど辺べからやがて飛とび立たつ

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旋即從窗邊飛出

ほとばしる熱あついパトスで 思おもい出でを裏切うらぎるなら

若以那迸發的熾熱之情,連回憶也一同背叛

この宇宙そらを抱だいて輝かがやく

擁抱宇宙,放射光芒

少年しょうねんよ神話しんわになれ

少年啊,成為神話吧


ずっと眠ねむってる 私わたしの愛あいの揺ゆりかご

我那愛的搖籃,一直在沉睡

あなただけが 夢ゆめの使者ししゃに呼よばれる朝あさが来くる

中有一個清晨,夢之使者會只將你呼喚。

細ほそい首筋くびすじを 月つきあかりが映うつしてる

月光映著妳纖細的頸

世界中せかいじゅうの時ときを止とめて 閉とじこめたいけど

我多想停止全世界的時間,將你封存於沉眠之中


もしもふたり逢あえたことに 意味いみがあるなら

如果說我們兩人的相逢,有某種意義

私わたしはそう 自由じゆうを知しるためのバイブル

那麼我就是那本這樣了解「自由」的聖經


残酷ざんこくな天使てんしのテーゼ 悲かなしみがそしてはじまる

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悲傷自此開始

抱だきしめた命いのちのかたち その夢ゆめに目覚めざめたとき

緊擁的生命形狀,自那夢中醒來時。

誰だれよりも光ひかりを放はなつ

放射最耀眼的耀眼光芒

少年しょうねんよ神話しんわになれ

少年啊!變成神話吧


人ひとは愛あいをつむぎながら 歴史れきしをつくる

人類一邊編制愛,一邊創造歷史。

女神めがみなんてなれないまま 私わたしは生いきる

依然不能成為女神的我,就這樣生存著


残酷ざんこくな天使てんしのテーゼ 窓まど辺べからやがて飛とび立たつ

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旋即從窗邊飛出

ほとばしる熱あついパトスで 思おもい出でを裏切うらぎるなら

若以那迸發的熾熱之情,連回憶也一同背叛

この宇宙そらを抱だいて輝かがやく

擁抱宇宙,放射光芒

少年しょうねんよ神話しんわになれ

少年啊,成為神話吧



幫小姐姐用幾套新衣服

殺了我吧
我好像維恩啊啊哇啊啊啊
為什麼要這樣
我只是要維恩而已為什麼要讓我一直缺他的碎片
你ㄊㄋㄋ的還給我重複的
ㄍㄢ
我想死
不如直接打死我

好久沒用了,這次回來入了fgo

刀亂神官,入住

*乙女向注意

*五虎退女審注意

*本文是參加了刀亂神官處的企劃


 

 現在時間是午後,房間很安靜,除了書本翻閱的聲音就是外面傳入的雨聲,以及趴在我腿上的五虎退發出來地呼嚕聲。

 

這梅雨景還真不錯,感覺陰涼,而且光不會太刺眼,對我來說剛剛好,雖然這樣下田的刀男就得穿上雨衣工作,這樣對他們來說還滿不方便的。

 

我正在翻閱園藝相關的書籍,想改種植一些溫室作物,這樣可以免去雨天工作的麻煩。

 

剛好之前跟博多的投資有不錯的結果,自費蓋溫室也不算太沉重的負擔。

 
 

      [退退覺得什麼好呢? 草莓還是藍莓?]

      [唉…退退?]

 

低頭一看才想起退退睡著了,看看五虎退的睡臉,擔心他這樣枕在我的腿上是否會不舒服。

因為只要一跪就會麻,所以我都盤腿而坐。之前有問他是不是會因為我的坐姿而睡不好,但退都回答不會,感覺好像勉強他了。

 

如果跟五虎退說可以拿枕頭或是抱枕來墊,可以不用拿我的腿來枕,他好像又很難過。

當我一邊思考坐姿的問題一邊摸摸退時長谷部走進來了。

 
 
 

 [主人!....]長谷部很有朝氣的聲音

 [ 噓---!]將手放在嘴上示意長谷部安靜,然後在指向熟睡中的退。

 [主人那個公文好了嗎?]長谷部壓低音量說

  我手朝桌子那邊指,上面放了一疊公文,長谷部走過去拿起公文大略看一下。

 

  [主人,你真的要練習寫字了]長谷部有些無力的感覺

  [反正你會在寫一次啊,之前都這樣]

 [那是因為你剛來,總不能都讓我在把你寫的公文抄一遍,明天就開始練字,我會跟歌仙安排的]

 

語氣聽起來與其說是語氣強硬,不如說裡面哀怨的部分更多啊,可是真的覺得練字好麻煩,而且歌仙一上起課來又變了另外一個人啊。

 

於是乎,開始跟長谷部辯論練字的重要與必要性。

 

[主人......怎麼了嗎?]五虎退醒來了

[是在說什麼事情嗎?]五虎退揉揉眼睛

[沒事,沒事!長谷部講話太大聲而已]我摸摸五虎退的頭,希望他不會因為被吵醒而頭痛。

 

[長谷部你怎麼可以這樣呢?]我語氣欠揍的說著,然後長谷部用好不風雅的手勢問我,我跟這隻主控的關係就是這樣互嗆互鬧。

 

[主人,我差點忘了]長谷部似乎突然的想起什麼,向我遞出一封信。

 

[希望不是那邊寄來的,不然我一定撕毀]我接過信,那邊是指把我當成聯姻到家的所謂的”家族”

 

[主人放心,如果是那邊我會先處理的]

[沒關係,還是得看看,也許會有他的消息]

 

結果打開的內容並非那邊,但也令人訝異。

 

«神官處錄取通知書»

 

[主人還好嗎?]退有點擔心我,拉拉我的袖子說

[恩,我沒事的]我握住袖子上的小手

[長谷部,你看過了嗎?]

[看過了]

[那剛剛關於練文的事情]

[找機會跟主上拌嘴而已]

 

幾天後我跟大家道別,亂說機會難得便拉我換上百摺裙,陪上我的襯衫跟背心感覺好像所謂的高中生。

光忠遞了一件黑色外套給我說是他和次郎還有亂一起縫的。

長谷部跟清光過來摸摸我的頭,說他跟清光會好好維持本丸的運作。

 

[那個主人...時間,差不多了]五虎退提醒到,感覺語氣比平常強勢一點?

 

我跟大家說休假會回來的,便跟五虎退一起進去傳送門,五虎退是不是因為要到新環境所以不安呢?

一直挽者我的手臂,不過正太手的觸感真好,嘿嘿。

 
 
 
 

一下來傳送門,便聞到食物的香味,轉頭問問身邊的男孩[退,你有聞到食物的香味嗎?]得到肯定的回答後,拉五虎退往氣味的源頭跑。

 

尋氣味跑到一扇門前,大聲詢問是否有人一邊進去。

 

結果看到大俱利因為自己的舉動被嚇到而將身邊的東西弄散,掉落的鍋碗發出巨大的聲響。

 

[糟糕!]我喊

[主人,我們過去幫忙把掉落的東西撿起來吧]

於是五虎退將我拉到桌子那邊。

 

[嘿!小姐姐,我們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你呢,是新來的嗎?]一位少年向我搭話

 

[唉?小姐姐?]拉拉自己的裙子,聽到這樣的稱呼感覺好微妙。

 

少年對我歪頭眨眼道[那...我換一個稱呼?我是,叫我暮暮就好,你呢?

 

吸一口氣[我叫艾!,你好!]用力的回答暮暮

 

[那~我叫你小艾好啦!這邊是我的近侍小伽羅~來來來,過來打招呼]暮暮扯傳者圍裙的大俱利過來

 

[你好...]向自己的審神者投射完鄙視的眼神後,大俱利向我打招呼

 

我跟他們介紹我的近侍,然後五虎退向他們敬禮。

 

大俱利像是想到什麼事情,用手肘頂了暮暮的手臂幾下。

[啊...?哦哦對了對了...!小艾你們怎麼會跑到這邊來啊?這邊別管是男孩子們居住的地方來者...]暮暮感覺頗尷尬的。

 

[我跟五虎退是聞道香味,所以找到這裡的,不過這裡好熱啊!]我用裙子扇扇腿,來驅散濕悶的感覺。

 

[主人!注意一下動作啊,你穿的裙子是亂準備的]五虎退靠近我緊張的說。

 

然後看見臉紅的暮暮被俱利打了一拳,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咳咳...是,是嘛...不管怎麼說,還是不要亂走比較好...]怎麼感覺暮暮有的慌亂呢?

 

然後大俱利好像心情很好的從櫃子拿出一個小盒子,遞到我們門前。

[見面禮請手下]大俱利在補充[今天早上烤的]

 

[哇!]

[哇!]

看到一盒巧克力餅乾我跟五虎退都很興奮

 

然後小退很興奮的接下餅乾向大俱利說謝謝。喔!小退興奮的樣子也好可愛!

 

[下次不要隨便亂跑了]大俱利彎腰溫柔的摸摸退退的頭

 

[好的]五虎退點了頭,頓一下感覺有點難過的說

[是不是以後都不能來找俱利先生了]

 

[恩...不會的,可以來。]大俱利說

 

[太好了!主人]退退很開心的看這我。

天啊!小天使!

[謝謝你,大俱利]我向感覺有點害羞的青年道謝

 

[不用,謝]大俱利把頭轉過去,是不是在害羞呢?

[對了,小艾有去報到嗎?]暮暮都手在口袋裡好像在找什麼。

 

[要去哪裡報到呢?]想到該做的事情我問道

 

然後暮暮拿出地圖指路,告訴我怎樣可以找到藤本小姐。

 

接受暮暮的好意後,我連忙向他們道謝,便準備前往神官處的主館

在離開前,我回頭看見暮暮他們向我揮手,告訴我們可以隨時來玩。

 

[好的]我轉身向也揮揮手

 
 
 
 

離開暮暮所在的別館,按地圖走到原本要報到的到樓。

進來時看一個手上拿著一疊書的女性,書看起來不太穩,是不是過去幫忙比較好。

 

在想著要怎麼辦時,身邊的人拉拉我的袖子說[那個人是不是需要幫忙?]我向近侍點頭

 

[請問需要幫忙嗎?]我們走過去向拿者書的黑髮女性問到

 

[是的,麻煩你了...請問你就是新上任的神官嗎?]黑髮女性講頭轉過來說道

 

身邊的近侍把書抱了一半給我跟他自己,我接過書後說[是的,我是新上任的神官,名字是艾,旁邊是我的近侍,五虎退。]

 

[你們好,艾,五虎退。 我的名字是瑾,近侍是太郎太刀。今后請多多指教。]瑾說完後向我們點點頭。 

 

我詢問瑾是否可以替他把書搬回房間,之後在報到。

[當然可以,我的房間在505。只是你剛來就麻煩你,作為前輩總有些不好意思]瑾小姐笑笑的說,感覺好優雅啊。

 

[不會不會,互相幫忙是應該的]我看看五虎退

[親務必讓我們幫忙]五虎退接者說。

 

505號房內

[這就是我的房間,請務必進來喝杯茶,稍作休息吧。今天的和果子是”木槿”]

瑾小姐遞上了兩份點心。

我跟近侍看到點心都很興奮,不過還是先把書放好。

 

瑾小姐去端茶了,我跟五虎退先在位子上等瑾回來。 

桌上的點心看起來好好吃啊,可是要等瑾小姐回來採行。

 

[感謝你們幫助瑾,我是太郎太刀,在今后請多多指教。]太郎太刀向我們行禮。

五虎退向我跟太郎太刀打找招呼,看這太郎太刀在想想瑾小姐,雖然是第一次見到瑾但他們感覺,應該可以說是一種很適合吧?

 

之後瑾小姐回來了,向我介紹504和503的神官分別日本號主人肖跟次郎太刀的主人遙。

在提到遙小姐時,瑾小姐好像有點困擾,感覺像母親為孩子憂心那樣吧?

 

[感覺這邊很熱鬧呢!我是305房的,旁邊的神官是怎樣的人呢?]我很興奮的問

 

[305嗎?那麼你旁邊的304是住者清水小姐,他的近侍是鶴丸國永]

 

[感覺好像很很熱鬧呢!]我說

瑾小姐說清水小姐是很跳脫的人,但也是位不錯的神官,可以好好相處的,可是為何我有一種被關愛的感覺?

瑾小姐順到問我,喜歡看書嗎?剛好我歡喜。然後瑾小姐接我一本«螢火蟲小巷»我把書收進包裡面。

 

在這邊待來一下,點心吃的差不多準備要離開。

[那我們先去報到啦,之後在來找你們夫妻倆啦拜拜!]然後我拉五虎退快速離開

[唉? 不, 艾,你誤會了!請等下!]離開前聽到這樣的聲音。

 

505門外往樓梯

 

[主人真是的]五虎退有點無奈的說

[他們相處起來就是這樣啊! 嘻嘻]我揉揉退退的臉

 
 
 
 

到來報到處,我詢問是否有人在。

 

門打開了[你好啊,是新來的神官艾小姐是吧]對方好像盯了我的腿看看,我果然不適合傳裙子啊,亂!

 

然後報到處的小姐向我介紹入住事宜。

[這樣的話趁早講聯絡設備送你吧?你喜歡什麼顏色的寶石]對方拍拍頭說道。

[呃…藍色吧?]我支支吾吾的回答突然被問這個有點反應不過來。

 

報到處小姐俐落的翻翻桌子的物品問我[喜歡深藍色還是淺藍色啊?喜歡什麼樣的首飾?]

 

[深藍色,然後是戒指]我回答到

對方遞出一個盒子[這是送給你的。要好好保管哦,有些情況會用到。現在可以去和其他神官打招呼了]對方的眼神注意到我身後的五虎退[可以去和別館的厚醬見面喔]

 

[那個謝謝你!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叫我焰就可以了]俐落的回答,感覺這邊神官都好豪爽。

 
 
 

我到305號房門前準備進去好好整理一番,拿出鑰匙時聽到旁邊傳來動靜,是拿著餅乾棒站在鶴丸國永旁邊的少女!

 
 

[恩,是清水小姐嗎?我聽瑾小姐提過你喔]我向拿著餅乾棒的少女詢問

 

[吚!!??  你認識我?!?]餅乾棒少女說完突然跳到我目前遞出餅乾棒[你要吃嗎~~?很好吃喔!]

 

我接過餅乾棒分一半餵五虎退吃,五虎退小小的嘴巴張開好可愛啊。

 

對方看到我把餅乾棒分給五虎退於是又給我一根,看來對方一定是好人,分我食物的都是好人!

 

我向餅乾棒少女,清水介紹我和五虎退。

[你好呀~~我旁邊很久沒住人了,看到你好開心]清水小姐很熱情的拉者我跳上跳下

[然後旁邊是我的夥伴鶴丸國永喔~]

 

清水小姐邀我之後可以一起,吃吃喝喝,果然是好人!

 

然後我拿出大俱利剛剛給我的巧克力餅乾想分給清水小姐,想跟清水小姐一起吃餅乾不過可惜我房間還沒整理,所以還不能讓大家進來。

 

[那我可以去清水小姐的房間看看嗎?]我問到

 

[可以啊~可是大概只能一下下喔,等等國永要帶我買布丁]清水小姐回頭看了一眼靠在門上的鶴丸在看看我

[這怎麼好意思呢!還是等你們回來後在來找我吧!]

清水小姐看起來好像很苦惱的樣子,鶴丸上前拍拍清水的頭,溫柔的摸了摸。

 

[不好意思啊,晚點在讓若笑帶食物找你]鶴丸給我一個笑容說完道。

 

[嗚,你有想吃什麼嗎?]清水拉起我的手

[我想吃烏龍麵!]我看看旁邊男孩[拜託買兩份!]

 

清水恢復笑容,用力點頭[沒問題!晚上在找你玩喔~]

清水拉鶴丸往樓梯衝去

我揮手道聲拜拜

 

鶴丸經過我身邊時點頭示意,然後看者清水小姐的背影說道[搭電梯!不要在衝樓梯!]然後鶴丸就被拉去另一個方向。

 

[恩,退退,感覺這邊真不錯對吧!]我摸摸退退的頭

[感覺大家都去很好相處的!]退退開心的說

 

我想想剛剛清水小姐說的話

[啊!等等...原來有電梯!]

 
 
 
 
 

  

 
 
   


【刀劍亂舞同人】本丸即家(暫定) ─某個休閒時間01

這是一個系列 喔!!!
然後嚴重OOC
這是全員向

歡樂耍蠢!!!

爾偶能有一種心靈導師的感覺!
乙女或BL會是番外的平行吧(?)
然後就是OOC

突破天際了啦!!!

艾坐在一個木椅上看者星空,手巧巧放上面前的玻璃罩,這個玻璃籠罩整個本丸。

艾原本在這邊的工作,是將這個星球改成適合地球生物的環境,不過這工作是自己給的。 
「活者,總要做事」艾突然喃喃自語。
「不知道,他們接不接受」艾有點在意刀男會怎麼看自己當審神者這件事。

「不過跟大家相處不錯,所以應該不用擔心啦!嘿~」
艾的腳晃晃[不過偶爾還是煩惱一下比較好呢,對吧]艾眼裡映入玻璃上的倒影,一個紫色的身影。
「我想他們應該也覺得很有趣所以主上不用擔心。」

長谷部端著一壺茶走過來。
「那這樣我不就白擔心了」艾故意拉長語氣。

長谷部將盤子放在桌子上,走到艾後面看著她的背影「不過有新人來,就要跟他解釋一番了」
「解釋是很有趣,我也喜歡當老師喔! 我也有教我女兒呢! 不過不是全部啦,畢竟我怕麻煩」艾敲敲自己的頭。

「能夠讓主上親自教課,我感到萬分榮幸」長谷部半跪在地,頭望向艾。

「你不必拘嘛」艾起身走到後面,蹲下看長谷部的臉

「你喜歡這樣嗎?」
「只要能為主上效命」長谷部回答的鏗鏘有力。艾心裡想著長谷部好像搞錯了什麼「你覺得快樂變好,有需要一定告訴我喔!」艾的眼睛與紫色的雙眸對視。
「遵...命...謹遵主命!」長谷部不希望有事需要他的麻煩主上,可是主上的命令,他猶豫了一下,而且艾的眼睛讓他出神。長谷部跟艾相處有些時日他有時會感覺艾的神情有些奇妙。

「好啦!我們一起來看看星空吧!」艾拉起長谷部的手,「等等...主上」長谷部有些不習慣,「叫艾啦! 」艾笑笑的說。

長谷部被帶到艾原本的椅子,這椅子只能做一人「噯呀!」艾想到只有一個椅子,於是艾伸手摸摸口袋「你有帶手機嗎? 我忘了帶了」艾看者長谷部說。

「來」長谷部很恭敬的,將手機放在放在雙手上,遞到艾的面前。艾心想【噯呀!長谷部真是拘謹,不過她喜歡這樣嗎? 算了....】「謝謝啦」艾拿起手機朝螢幕滑滑,椅子的樣子慢慢變淡,然後一個雙人沙發影像漸漸出現。

「好啦!來坐吧!」艾坐到沙發後拍拍旁邊的位子,「這...」長谷部有些疑惑,對於跟上位者坐在同樣的位子同樣的高度感到疑惑,這樣跟主同坐真的好嗎?

「唉... 這是命令喔!」艾看長谷部猶豫的樣子於是下命令,於是長谷部坐下了。

「維持這樣不要動喔」艾的頭靠在長谷部邊的沙發扶手上半身躺在長谷部的大腿上,腳放在自己原來位子的扶手上。「主上!!!」長谷部有些臉紅,覺得跟上位者有如此肢體實在不妥,自己怎麼可以這樣接觸主人。

「你討厭這樣嗎?」艾問

「不...是因為這....」

「你喜歡嗎?」艾問

「這...」

「我知道我這樣的動作對陌生人是不禮貌的」艾說道

「主上...」

「可是我們感情很好啊!」艾說

「!」

「難道是窩...自作多情...」艾假哭

「不!!」長谷部趕緊說「我知道您之前教我們的事,我們都有一樣的權益,平等無貴賤之分,有老闆跟員工那樣的關係,即是老闆也不能踐踏員工權益人是對等關係。是我沒將主上的話聽進去!」長谷部自責的說
「我只是很害怕...很不習慣....我...」就在長谷部講到一半艾用說推長谷部下巴,讓他的頭往上。璀璨的星空映入長谷部眼中,與在以前看到得夜空不同。

兩顆繞者行星的衛星映這恆星的光,現在能看到這個星系的其中三個行星。星河閃耀,混入點點紅色,藍色...

「先在星空很美呢! 」艾說道 

「是的...」長谷部有些驚訝

「之後開始加入大氣層,可能就看不到囉!好好欣賞吧」艾笑道

─完─

我昨天終於肝到了QWQ,先來次郎之後是珠珠!!!
辛苦一個禮拜我也從63變73了ORZ
接下來是物吉小天使^p^